• 销售网络
  • 销售网络
  • 联系方式
  • 加盟政策
  • 联系方式
  • 联系方式
  • 在线留言
  • 子公司
  • 授权网店
  • 天猫旗舰店
  • 苏宁旗舰店
  • 京东旗舰店
  • 1号店旗舰店
  • 招贤纳士
  • 工业旅游
  • 音响博物馆
  • 工业旅游
  • 真品查询
  • 视频媒体
  • 十八子报资讯
  • 媒体报道新闻
  • 企业内部报道
  • 李回:要做就做“世界刀王”

    2005/4/22 From: 阳江十八子

    摘自2003年9月26日 《赢周刊》专题版

    ■不淡化主业的多元化

    赢周刊:作为民营企业,十八子在最初的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和烦恼?

    李回:当时民营企业没有地位,我们感到心里没有底,还有一些部门的不公平对待的问题,当时企业完全是没有目标的发展。赚多少钱就做多少生意,我的不少朋友在一起喝茶时都说不要做那么大。现在政府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对民营企业要实行政治平等、政策公平、法律保障、放手发展的方针,我们就放心了。

    赢周刊:感觉阳江十八子专业性很强,但在今天的多元化社会会不会有些滞后?

    李回:我们提出的口号就是:专业制刀,更多保障。我们制刀的经历有50年了,多元化有主次之分,专业制刀是我们的主业,其它副业可以靠主业去拓展,不能淡化主业,其发展都是配套发展的,我们的多元化发展并没有淡化主业,所以我们的企业很稳,也就是这个原因。

    赢周刊:如今民营融资难的问题很严重,十八子是如何解决的,您曾说过“民间借贷人才是真正银行家”,能详细谈谈吗?
    李回:我现在在银行的贷款是200万,但我大部分的钱是从银行家说的地下钱庄拿到的。实际上,找“地下钱庄”筹钱很多民营企业都切身经历过。我曾经被银行人员的无礼激怒说了“以后就算你来找我贷,我也绝对不会贷你的”。我觉得那些真正能为我们这些民营企业提供帮助的“地下钱庄”才是银行家,凭我的一张纸条就能借钱。不过他们的人每次来取款,领了钱后,都会在我们的财务室转半天,吃吃瓜子,聊聊天。这实际是在了解掌握我们真实的财务情况。

    ■刀是有文化的

    赢周刊:对“品牌”如何看?据了解,“十八子”曾有意向与“王麻子”合作,创品牌,最终为何没成功?如果我们现在提出“北有张小泉,南有十八子”这一说法,您认同吗?

    李回:品牌是一个企业的生命,品牌的生存就要靠创新。同样,我们十八子想要打造自己的品牌也就是靠创新,包括在制刀的工艺、原材料以及功能上创新。

    是的,我们曾经多次想和“王麻子”合作,来共同发扬中国的刀剪传统文化,在世界上创立中国的品牌,但因为一些经营的理念不尽相同,还有就是对方的债务问题,没有合作成功。 

    阳江有丰富的旅游资源,这是十八子的一笔财富。我们将工厂和产品与阳江悠久的地方文化和制刀文化结合起来,去发展自己和阳江的刀剪经济。由此我们形成三个品牌,一个是阳江刀的品牌,一个是旅游饭店的品牌,还有一个是专卖店的品牌。

    “北有张小泉,南有十八子”,我不认同这一说法,我不能与王麻子比,更不会因为她垮了就否认她曾有的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因为历史是不可抹灭的。我得感谢王麻子,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正因为她我们才避免了走崎岖的路。

    赢周刊:您一直不离口的是“刀文化”,十八子的文化长廊很有特色,里面有关山月等名人的作品,您认为这小小的菜刀真的有那么丰厚的文化底蕴,值得做那么大的文章吗?

    李回:刀虽小文章大。就像北京的“王麻子”,杭州的“张小泉”都有300多年的历史,他们的成长过程积聚了刀剪的文化底蕴。刀是有文化的。比方说,各地用刀的习惯、形状等都不一样,和各地的饮食习惯有关。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刀文化也是一种地域文化,我们根据全国各地的习惯设计出不同种类的刀具,体现的就是一种刀文化。

    著名刀具企业德国亨克斯公司副总裁参观十八子的工艺流程后称赞道:“你们的刀是人性化的刀。”

    我们借鉴了日本、德国刀具的先进工艺,同时结合了中国传统的用刀和制刀文化进行创新。创新才能打造我们自己的品牌,没有创新,文化也就会丧失生命力。

    十八子的生命力和内涵是我们赋予的,我们将不断地充实她。她也将提升我们企业的知名度。

    我们很快就要建成中国刀文化博物馆,从新石器时代至今,是中国刀文化的一个实物展示。另外我们还要建一座世界刀具展览馆,展示世界各国不同的刀具。

    ■ “世界刀王”梦

    赢周刊:十八子还是典型的家族制管理,在您看来,有没有必要做些改变?在公司谁说了算呢?董事会成员否决过董事长的决定吗?

    李回:是的,我父亲是董事长,我们几兄弟是总经理。中国的家族企业有自己的特色,市场经济的发展有个过渡期,按传统来说,自己人来做更放心,成功概率高。我们公司是理事会制度,重大事件由董事会说了算。现在我们的董事会是七个人,已经迈出了一言堂的形式。从最初的直接关系变为现在的间接关系,但是成员现在主要还是由亲戚组成。

    当然有。董事长虽然从创业走到现在,但毕竟缺乏现代意识,董事会会对他的决定作出动议,因此也有否定的情况出现。我们不能用国外的成功家族企业来要求自己,毕竟他们经历了漫长的崎岖的道路才有了今天,而中国走市场经济之路的时间屈指可数。家族型企业局限性太大,范围太窄,它的决策性有一定的局限,所以采用职业经理人等先进管理方式是必要的。我们已经考虑到了逐步改变家族式经营的问题,将董事会的成员从直系亲属扩大到非直系亲属,从成立董事会到走出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但我们还要对董事会的范围进行扩展,希望今后公司的决策层中能再出现一些专业人才。

    赢周刊:是否考虑过让十八子上市?

    李回:我记得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说过,不要在时机不成熟的时候,就引入现代化的管理机制。民企发展地域性强,自我调整性强。如果我们现在还处在兄弟做经理,老婆做财务的阶段就引入先进的管理机制,并不一定会促进企业的发展。可是如果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了,兄弟和老婆都不够用了,资本也要更大,那就要想着如何能更好地再发展了,再引进新机制,也不迟,一切要看自然发展。但如果我急需资金,需要融资,就会考虑上市,还是看时机是否成熟。

    ■ 民营企业家要有话语权

    赢周刊:十六大后,民营企业家参政议政已成为一种趋势,就像您就是广东省人大代表?您会如何运用您的话语权来为民营经济说话?

    李回:我不会人云亦云,我会根据自己企业存在的情况提出民营经济中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就像困扰人的打假维权,这是一个太普遍的问题。据了解,仿冒十八子品牌的刀具的产量远远高过我们自己的生产量。前一阵子,渐江一家假冒生产十八子刀具的企业给抓了,他们居然说做假烟酒、假食品、假药那么多,我做假刀又不会死人,怕什么。做假本身是一个社会问题,对此一定要全民动员起来。

    赢周刊:您既是企业家又是人大代表,您怎么协调好这两种角色?

    李回:我认为行使人大代表权利和经营企业并不矛盾。平时我们根据企业需要权衡公司利益。而人大也会组织一些活动,我们就通过这些活动来了解民间的方方面面,然后在人大会议上通过议案提出建议。

    赢周刊:您对《福布斯》排行榜如何看?如果您给排上去了,您会重视它吗?如今排行榜的富豪屡屡出事,有人说这可能是份黑名单,在您看来,根本原因何在?

    李回:其实也没什么,它和我的企业没关系,那我就根本就不理它,如果它与我的企业发展有关系,那还是要关注它。如果我到了要上市的阶段,我还是会重视它的,毕竟它可以对我的企业和个人起到提升作用,会有一定的知名度,好达到融资目的。

    它不可能是一份黑名单,虽然发生了一些事,但毕竟是少数人,而且这涉及到一个灰色财产的问题。只要是合法经营就不怕什么。我怕的是一种无序的状态。就比方说搞运动、发生战争,那种无政府状态谁也保护不了你。所以我一直反对任何扰乱社会秩序的事情,民主也是要有一个过程的。

     

    打印内容